破阵

杂食,挖坑填土漫长。更新不定。

我永远爱锤基

2018-05-11

【琅琊榜/蔺苏】生活剪影(黑白现代番外)

《黑白》的现代番外

试阅正文前文见tag #蔺苏黑白#

或戳→第一章

(一)

蔺晨和梅长苏是PTS里最闪瞎眼的一对教官。

没错,闪瞎眼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

据说这两个是从当年一场轰动H区的无间道大案里头活下来的警界精英,在双人病房里躺尸了三个月之久后,深感经不起提心吊胆的生活,想要好好过日子的两个人双双申请调职前往PTS担任教官。

于是没羞没臊的夫夫日常就此在H区警界新一代花朵的温床中每日上演,闪瞎一众人群的钛合金狗眼。

PTS的学员们都知道被蔺sir带的班级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切与梅sir有关的各种幻想都是被暗令禁止的。

开学第一天卧底了多少年带了一身流氓气息的蔺sir就...

2018-03-21

【琅琊榜/蔺苏】生查子(一发end)

收拾电脑,翻出《当归》旧文

通贩戳这→


正是灵谷寺钟撞声声,晚风习习。

日头那边还渗着点浮光,血红翻腾着扯了半边天的残云雁影,喧嚣金陵夜起连绵灯火,一派金迷纸醉。元宵刚过,皇城里头街头巷尾的华玉花灯还点着不少,人来人往,花红柳绿宴浮桥。

有人偏不应景,一身孝上身端的是个霁月清风。


琅琊阁少阁主。

蔺晨。


未束的长发迎了风,倒是颇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谪仙样。摇着扇子逆流走在珠玉满身装束华贵的人群里头,到了那秦淮河边上的迎客楼边上瞅瞅人多,起了轻功踩着六角飞檐就坐定了那天字第一间。

楼里小二一懵,不过毕竟是金陵城里头一份的跑堂,知道来了位爷...

2018-03-21

【琅琊榜/蔺苏】梅花落(一发end)

之前参加《当归》的文

通贩戳这里→

(一)

蔺晨在琅琊山后山上头种下第一棵梅树的时候,那天太阳下山似乎格外地早。北境那头的战火在寒风里头剩了点曳曳的苗子,磕磕绊绊地在琅琊山落了户。

  古有岁寒三友,他嫌翠竹跋扈青松冷清,少年人不谙世事,偏偏就要这沸汤竹炉冷月朔雪的傲骨寒梅。暮冬早春的天气没了日头冷到人骨头缝里,年方二九的小伙却在那儿血气方刚,甚是得意地叉腰欣赏着自己种的第一棵树苗苗。

  好看,真好看。

  月光下徹,撒了细微枝桠,寒风凛冽,虽说苗子尚还稚嫩,倒的确真是好风骨的。...


2018-03-21

【琅琊榜/靖苏】枕中书(一发end)

N年前合志的旧文 庭生的股买错了Orz

最近导电脑就索性发了




(六)

又是一年初春。

自打梅长苏身子变了幼童,萧景琰便遣散了身边侍候的宫人,搬了批奏进了暖阁长住,同卧一榻共室起居,梅长苏时常在侧辅佐政务。

北燕一役后边疆小国慑于大梁天威,即便偶有争端也被很快地压了下去,又有民间大兴百业,国力渐盛。百姓安居乐业,一时间倒也算是个国泰民安。太子失了太傅,同拜到宿儒门下继续修学治国之术,十八岁那年被放出宫去游历。列战英禁军统领的日子越来越清闲,有的时候还会捎上二斤东街的猪头肉,和戚猛一同回他府邸里头喝喝酒,看看他那养了十多年也没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的小兽。一...

2018-03-21

嵐の名言集 · 相葉雅紀

沐沐沐沐沐思_:

每一天都想比前一天更爱他一点。


脑坑或洞集中地:



我觉得自己是个容易想太多的人。所以在看这些话的时候,忍不住就会脑补到底是怎样的心态和经历,会让拔哥说出这样的话来。



曾偷偷揣测拔哥说不准会因为一些微小的事情而难过。



补过一期他刚出道时的花丸,可能是我自己日语能力低下理解有误也说不定。只是彼时他还是那个少不更事的小叶子,和主持人似真似假地抱怨最近自己成了团里被“欺负”的对象,以前明明还有松润,结果弟弟慢慢也成了吐槽的那一方,但他自己却做不到。具体事例比如大家点菜的时候各自下单...

2018-01-15

并没有什么生贺

依然很爱你

2017-10-05

【蜘蛛侠/虫铁】那些年我们耿直的AI

一个妮总甚至没上线的段子。
巨短,渣且废
鬼知道有没有后续
炮嫂声控的契机以及……我觉得Karen真的好猛啊hhhhh

Peter一直觉得Karen很猛。

猛爆了。

刚刚结束战斗一身狼藉爬回家里的男孩在第101次把战斗模式从时不时突然自动切换的Baymax暴走秒杀模式切换回正常水准后看着内存里无数个自己没有处理权限的自圌拍视频内心崩溃。

“我说真的Karen,”表情忧郁的男孩盯着VR屏显努力扯出可怜巴巴的笑,“这个记录功能真的不能停下来吗。”

“或者删掉黑历史也行。”
Peter特地停顿了下,继续以退为进地补充道。

“我很抱歉,Peter。”
飒爽利落的女声显然并没有被男孩的小聪明糊弄过去,以非常人工智能的方式冷酷...

2017-09-10

【蔺苏黑道AU】原罪(门徒paro,黑白原型)+黑白通贩地址

(一)

七年前梅长苏从大sir手里接过银哨子和薛富杯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七年后的自己会和那个叱咤H区的贩毒团伙江左的坐馆一起,走上这么一条分不清前路孰黑孰白的荒诞道路。

黑暗里头,蔺晨平稳的呼吸拂在耳朵边上,梅长苏面无表情地瞪着屋顶皑皑的颜色,脑子里仿佛也是一片荒芜的苍凉。

PTS里那些带着汗水味道的记忆在此刻回想起来,似乎都遥远得恍如隔世。

身材清瘦的青年慢慢起身,随手扯了件衣服搭在肩头,带着一身的情欲痕迹走到阳台上头抽烟。

夜风很凉,掠过耳廓的时候似乎都能听到海水散没到空气中的细小声响。

就像林燮下葬那天的那个晚上。


(二)...


2017-06-02
1 / 12

© 破阵 | Powered by LOFTER